节操组

ID节操组,大家可以叫我组长。
CP:ALL叶
LOF放一些发过的旧文,每天定时发一章,肉的部分请去博客观看。
有需要的读者可以注册第十区,去丁字裤区看组长的旧文,均已完结。

[ALL叶]七夜谈(十八)

“来H市还吃京菜,大眼这是何苦啊?”

叶修露出一脸嫌弃的表情,一边往摊开的饼皮上码京酱肉丝,一边吐槽道。

王杰希熟练地裹好面卷,慢慢地吃了起来,“我也想尝尝正宗的苏杭菜,可不知道是谁带的几家店都满座,多走几步路又嫌累的。”

兴欣网吧地理位置很好,连带着兴欣周边的餐饮业也异常兴旺,现在正值旅游旺季,H市到处是赶着看西湖断桥的游人,在饭点儿上想找一家环境不错的苏杭菜馆,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“所以说,太挑剔真不是件好事情啊大眼,”叶修吧唧吧唧地吃完了京酱肉丝,又开始吃烤鸭,他一向胃口好不挑食,只要能入口的,别管正不正宗,能填饱肚子就行,“兴欣隔壁一溜大排档,哪家不能吃啊!”

“你也太好养了。”王杰希斜了叶修一眼。

叶修抬起头,嘴里塞着食物,一侧的腮帮子鼓鼓的,眨了眨眼,“怎么,你要养我?”

被暗恋对象无意中的一句玩笑话刺中心思,王杰希的心咯噔了一下,耳垂悄悄红了起来,但脸上的神情却没有露出破绽,他低头吃着菜,顺着叶修的话说下去,“只需要一日三餐提供炸酱面和卤水杂煮,就能买到兴欣的队长的话,那还真够便宜的,我赚了。”

叶修瞄了一眼王杰希半只露在鬓角下的耳垂,呵呵笑了两声,态度十分自然地转了话题,“说起来,我好久没吃过大眼你做的炸酱面和卤水杂煮了。”

在叶修还叫叶秋,第一次退役以前,有一年曾经在B市主场比赛以后,到王杰希家,吃过微草冠军队队长亲手做的炸酱面和卤水杂煮。面酱咸香微辣,卤汁鲜美浓郁,叶修吃得很香,吃完还觉得意犹未尽,差点就想找个餐盒,将锅里剩的通通打包走,宵夜时接着吃。因为这一次的印象太深,他还从此惦记上了王杰希做饭的手艺,总想着找个机会再打一次秋风。

只是他不知道,作为一个三餐都在俱乐部食堂解决的游戏宅,其实微草的队长并不擅长厨艺,这三板斧的把式,还是他花了半个月的时间,从微草的厨娘大妈那儿偷师来的,等练得熟练了,才敢端出来招待叶修。

“等有机会吧。”王杰希状似漫不经心地回答。

叶修“哦”了一声,这个话题也就到此为止了,两人一边吃着饭,又聊起了他们都最感兴趣的荣耀。

两个顶尖高手在一起,讨论起来总是特别热烈,从各职业的75级大招到各战队本季度的新秀表现,说到兴致高的时候,甚至连面前的菜放得冷了,都顾不上多吃几口。

这一顿饭吃了整整两个小时,从饭馆出来,天色已经暗了下去,叶修身为东道主,转身对王杰希说道:“接下来你想去哪里?我看你们家英杰和一帆出去了,连带捎上刘小别,不知道到哪里玩去了,友谊赛什么的,今晚是别指望了。”

“我订的宾馆就在这附近。”王杰希回答:“就当饭后散步,我们慢慢走过去吧。”

 

王杰希选的宾馆就距离兴欣网吧大约两条街的距离,步行个十五分钟就能到。

他们绕着西湖慢慢地走着,入夜以后湖风带着湿润的水汽迎面吹来,比白天要凉快上许多,南风拂过柳枝,沿岸林荫下到处是甜甜蜜蜜的小情侣,一对对抱在一起,亲亲热热地诉着衷肠。

“啧啧,真是闪瞎眼啊!”叶修袖着手,以落后一步的差距,跟在王杰希身后慢慢地走着,终于在经过第十八对热恋情侣的时候,忍不住发出低声的感叹,“所以我最讨厌饭后散步,此情此景,让我们这些万年死死团情何以堪……”

王杰希回头看了叶修一眼,心说你讨厌饭后散步只是因为你根本懒得活动,凉飕飕地回了一句,“羡慕就赶紧脱团。”

叶修意味不明地呵呵笑了两声,“哥就算了。”他反问,“倒是大眼……你呢?”

“我?”王杰希假装自己没听懂。

“年轻有为、年薪千万、北京户口、有房有车、不烟不酒……”叶修掰着指头数道:“除了大小眼,简直就是高帅富的典范嘛!”说着他抬起头,“而且,你的大小眼,只要看习惯了,还是挺帅的嘛!论形象,也就比哥差那么一点吧。”

“是啊,也就比你差那么一点,”王杰希努力控制着自己不由自主开始加速的心跳,垂在身侧的手悄悄握成拳,“你不也还没对象?这方面我可没兴趣和你争。”

“哦?”叶修挑起眉,一脸趣味地看向微草队长,“你怎么知道我没有?”

“……”

王杰希没有说话,他觉得叶修的眼神亮得过分,让他有些心慌,他移开目光,沉默地转身继续向前走。

他听到身后叶修跟上来的脚步声,对方显然心情很好,还断断续续地哼了几句,虽然听不清他在唱什么,但那略有些沙哑的嗓音,就像一只小猫的爪子,毛茸茸的挠得他的心又酸又痒。

很快的,他们就看到宾馆的霓虹招牌了。

叶修紧走两步,跟了上来,王杰希忽然觉得脖子后面一凉,他一扭头,看到叶修白皙纤长的手指在他脖子上滑过,小指似乎还暧昧地擦到他的脸颊。

“呵呵,”叶修晃了晃指尖夹着的一片狭长的柳叶,随手丢开,“你领子上沾了片叶子。”

“啊……”王杰希一时间有些晃神,点了点头,条件反射地回答,“谢谢。”

“大眼啊……”叶修两手插进口袋里,站在暖橘色的霓虹灯下,唇角挑起一个暧昧到让人看不透的笑容,“你不请我上去坐坐吗?”

 

*** *** ***

 

“其实我早该知道,像他这么聪明的人,我那点心思,怎么可能在他面前藏那么多年。”王杰希自嘲地笑了笑,从桌上拿起绿茶,扭开瓶盖喝了一口。

“哼,叶修那家伙一向特别狡猾,”黄少天忍不住插嘴道,“虽然总是让人搞不清他在盘算什么,不过别人要想算计他那是特别的不容易,大眼你那一脸真爱的,肯定早就暴露了吧,不用伤心啊又不是我方无能,实在是敌人太过狡猾……”

“行了,”喻文州苦笑着制止了队友的滔滔不绝,“听王队说下去吧。”

王杰希点了点头,他扭上盖子,把绿茶的瓶子放回桌上,正打算继续说下去,忽然觉得两眼一花,视野忽然变得模糊起来,仿佛有什么半透明的东西轻轻覆盖在他的眼睛上面。

微草的队长愣了一下,本能地伸手去摸,却只触到了空气。

“王队……怎么了?”坐在王杰希斜对面的楼冠宁发现了他的动作。

“没什么。”王杰希摇了摇头,又揉了揉眼睛,视野重新清明了起来,他撇了一眼自己的手机,接着回忆了起来。


评论(3)

热度(17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