节操组

ID节操组,大家可以叫我组长。
CP:ALL叶
LOF放一些发过的旧文,每天定时发一章,肉的部分请去博客观看。
有需要的读者可以注册第十区,去丁字裤区看组长的旧文,均已完结。

[ALL叶]七夜谈(二十二)

叶秋带他去吃夜宵的地方,是个藏在小弄堂里的小馆子,地方不大,人却极多,店内仅有的几张小桌全都坐满了人。叶秋和周泽楷来得正巧,到了不一会儿有几桌就起身结账,没有等太久就顺利入座了。

“别看这店面不起眼,味道可是实打实的好。轮回刚建队那会儿,我们打比赛的时候可没少来这边吃。”叶秋笑笑,“不过他们现在想出来吃就没那么容易了。”

店面小,菜单全在墙上。叶秋先问了周泽楷有没有什么想吃的,后者摇摇头,又问了有没有什么忌口,得到了相同的动作作为回答。

“那我就照我口味点了?”

“好。”

叶秋点了几个菜,不一会就都送了上来。这仿川菜又有几分赣湘风情的小店味道相当不错,周泽楷道道都很喜欢,有一道泼辣鱼更是让他吃得眼神发亮,筷子几乎停不下来。他正用心享受美味,就听到对面突然发出了一阵笑声。周泽楷被他笑得有点不好意思,收回了手,讷讷地看着叶秋。

“没事没事,你继续吃。”叶秋笑着说,“只是看你吃得很开心,我也忍不住就笑了。”

“呃……”

“菜都喜欢吗?”

周泽楷确定地点点头,觉得自己应该强调一下。

“都喜欢。”

“呵呵,看你吃东西的样子,总觉得这菜会更好吃啊。”趁着周泽楷愣神的当,叶秋挥挥筷子,夹起盘子里最后一块泼辣鱼。

“太可惜了,还得多练练手速啊。”

周泽楷本不是对美食有什么特别的执念的性格,但自从和叶秋那次阴差阳错的夜宵经历以后,他去各地比赛时,总会多留意一些好吃的饭店,然后告诉叶秋。叶秋有的时候也会突然发他一个地址,多半是淘宝店,也有几个简单的地址。所以若是有哪位有心人翻开这两位大神的聊天记录,恐怕就要被这一多半都是被各种食物的链接给刷屏了。

周泽楷也不明白,为什么会和叶神就这样变成了饭搭子。自从那次开始,不管是常规赛,全明星活动,联盟组织的商业比赛,甚至是恰巧到同一个城市和不同队伍打比赛时,赛后如果没有什么要紧事,两个人都会跑出去吃顿夜宵。

但他们的口味确实非常合得来,甚至就连最喜欢的泡面的品牌和口味都相同。叶秋带他去的馆子里点的每一道菜,他都喜欢,他推荐的饭店和菜品,叶秋也都不吝好评。一来二去,这两个隔了好几届的前后辈,居然也就这样熟悉起来了。

 

*** *** ***

 

周泽楷站在镜子前左右看了看,仔细地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装扮,十分谨慎地把自己的帽子压得更低了一些。全明星的活动刚刚结束,很多热情的粉丝还没马上散去,此刻不加掩饰的出门,势必会被粉丝逮个正着。

这还是叶秋退役之后他们第一次见面。也不知道为什么,总有一种莫名的紧张感,盘旋在周泽楷的心头。

看到叶秋退役,独自一人离开嘉世,不知去向的新闻的时候,他很是担心过一阵。也曾想在QQ上留言问问情况,但他对着那个灰色的窗口想了好半天,却也没有组织好语言,最后只能干巴巴地敲下几个字。

“前辈,在哪?”

没想到当天晚上那个号码就回复了过来。周泽楷稍稍按捺了一下内心的激动,点开那个闪动着的火红色头像,看到对面跳出一个网吧地址。那串地名周泽楷越看越熟悉,他打开搜索引擎,在嘉世俱乐部的对面找到了它。

知道叶秋并没有消失这件事,让他感到了一阵安心。他发现最近常常会有这样的时刻,这位前辈牵动着他的思绪,在他的心上添上了温暖的重量。虽然嘉世战绩不佳,但他确信叶秋远没有到应该离开的时候,他是那么强大,那么厉害。他相信叶秋,不会离开荣耀。

而现在,在全明星的赛场上,那个久违的龙抬头验证了他这份信心。

他回来了。

 

叶秋正在小包厢里点上第一根烟,门就被打开了。

“呦,小周过来了?” 

“嗯。”

从压得低低的帽檐下发出一声轻笑,周泽楷把自己的脸从帽子和厚厚的围巾里解放出来。S市的冬天有着和北方城市不同的冷,这种时候戴条围巾也属寻常。

“散场的时候,偷溜出来很麻烦吧?”

“还好。等很久了吗?”

“我也刚到。想吃什么?”

“嗯……前辈决定。”

这样的对话,看起来好像是在偷偷约会啊……周泽楷忍不住地胡思乱想了起来,却又为自己的天马行空感到了有些脸红。叶秋当然不知道对方的脑子里在想什么,只是拿出菜单点起了菜。

和他们每次夜宵时间一样,两个人又聊起了荣耀。多数是叶秋说,少数是周泽楷回应,这几年叶秋积攒了不少和周泽楷的沟通经验,聊得也算顺畅。两人正从常规赛说到全明星的全息战局,叶秋咽下一口马蹄糕,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一样,说。

“对了小周,我有没有说过其实我叫叶修?”

“……前辈?”

“哦。没说过是吧?其实叶秋不是我的真名,叶修才是。”

周泽楷眨了眨眼,忽然意识到他可能正站在通往联盟最大的一个未解之谜的路口。

“告诉我,没问题吗?”

“我还用担心小周你会说?”

被信任的幸福感像一线甜蜜的热流,随着这句话化开成一片雾海,包围了周泽楷的世界。

如果能够天天和他一起吃饭聊天就好了……

一个有点单纯,仔细想想又并不单纯的愿望,在周泽楷的心里抽了枝,发了芽,在脸上开出漫红色的花。

秀色可餐。

这莫名其妙的四个字从叶修的心脏里跳了出来。

在此之前,叶修从未太过在意周泽楷的长相——虽然他熟悉作为对手的周泽楷,但是电竞又不是用脸打,注意对手的长相干什么呢?

但是现在,周泽楷的样子清楚地进入到了他的脑海,连带着之前他们相遇的每一个画面,反复回放。

场下很少说话,却很喜欢看着他微笑的后辈。

场上沉默犀利,操作华丽精准的枪王。

长而柔软,一旦偶尔接近还会不自觉地颤抖的睫毛。

稳定的手。

这还真是……有点危险啊……

 

在自己也觉得奢侈的心思中沉浸了一会,周泽楷才好不容易发现,自己已经呆呆地盯着叶修看了很久,也已经有好一会没听到叶修说话的声音了。

他有点担心,是不是自己的视线和沉默太过失礼。明明前辈告诉他这么重要的事情,他却又分心到其他的地方去,甚至还妄想了那么奇怪的事情……如果让前辈知道了,大概会很困扰吧?

周泽楷一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,嘴唇张了又合合了又张,想要解释些什么,可越是焦急,却越偏偏一个字也说不出来。

满心话语到了唇边,却只能化作一个眼神。

而叶修却也一样不说话,也正怔怔地看着他。 

开着空调的小包厢温度很暖,气氛也很暖。出风口发出的细小噪声,很快就被越来越大的心跳声完全遮盖了下去。

也不知道是谁先开的头,但他们就这样自然地靠近了过去。虽然人还坐在椅子上没有动,身体却不约而同地向前,像两座正在斜倒的塔。

他们都想前进的快一点,却又都有点享受这样接近的过程,像是一起揭开一件他们保守多年的秘密。

他们不是试探,而是确认着什么。

视线里对方的脸在不断放大,又仿佛像逐步放慢的镜头一样久长,周边的一切都在模糊,却又清晰到连彼此的睫毛都数得清楚。

在对方的眼睛里,他们看到了自己。

他们在互相接近。

直到近得只剩一线距离,近到几乎感觉得到皮肤上散发的热气时,叶修却突然停下了。周泽楷眨了眨眼睛,睫毛垂下来,带着一丝疑惑的期待,把唇送得更近了些。

而叶修把头稍微侧了一下,避开了周泽楷微微张开的嘴唇。

那两片常常带着笑意的唇,先是在周泽楷的脸颊上空徘徊,以呼吸擦过一道道暧昧的痕迹。然后它们游历到了他的鼻尖上,又不着痕迹地向后退,拉开了两三公分的距离。直到青年忍不住拖着椅子整个人向前靠,想主动靠得更近的时候,却又再一次调皮的游走开了。叶修呵呵地笑着,抓住周泽楷衬衫的衣领,让他的头自然地向后仰,露出一段白皙的颈项和漂亮的锁骨。

果然是秀色可餐啊。叶修想。

他把头一点一点地挪下来,懒洋洋地对着周泽楷的喉结吹了口气。

有什么东西随着空气一起进入到周泽楷的心里,又暖,又痒。

周泽楷感觉自己的心室里驻扎了一头小小的野兽,以幼爪愉快地抓挠不休,催促着他去做些什么,去握住那双手,去抱住那个身体,去吻住那双唇,去抓住他,去捕猎他,去以最原始的方式宣告主权。

但是就在同一个地方,却又有一片沉睡已久的湖,安静地等待着属于自己的唯一一片叶子从天而下,降落在他的波心。

下一刻,他们捉住了彼此的嘴唇。

他们的鼻子在打架,嘴唇难舍难分。这一刻如果再等待下去,将不是一种享受,而是一种折磨。他们有些急躁地互相咬着,不断地张合嘴唇,却又不舍得用太多力气。全身的感官都在调高精度,好像在荣耀的赛场上一般全神贯注,却只是为了面前唯一的对手。

这是一场只属于他们的擂台赛。战利品就是对方。

直到这两个毫无亲吻经验的大神,因为喘不过气而不甘不愿地把嘴唇挪开的时候,他们才有空打量一下对方。

也许周泽楷还因为天上落下的惊喜而有些束手束脚,但叶修却已经完全接受了现实。他年轻的恋人——嗯,恋人,脸色绯红,嘴唇湿润又柔软,一看就口感上佳。

叶修相当满意。

于是他又对着周泽楷亲了下去。

这一次的吻更久了些。第二次下本的经验总归比第一次丰富,两位又都十分善于学习,乐于开创新的技巧。总之,等他们再次意识到时间流逝的时候,周泽楷已经紧紧地搂住了叶修的腰,把他绑架在怀里。而叶修的手则慢悠悠懒洋洋地在周泽楷的耳后摩挲着,欣赏上面漫延的一片绯红色。

“小周你看你,都脸红到耳朵了。怎么这么容易害羞?你喜欢我,我喜欢你,有什么不好意思的。”

叶修理直气壮地说。

“……像梦。”

“噗……”叶修乐了,轻轻地捏了捏周泽楷的脸,“疼吗?”

周泽楷呆呆地看着叶修,摇了摇头。

于是叶修抬头,在周泽楷嘴唇上用点力气地咬了一口。

“那现在呢,还像梦吗?”

“嗯……再一下看看。”

“噗……”叶修又笑起来。“好吧……”

两人又黏黏糊糊地亲了一会。至于亲的方式,应该庆幸还好小包厢里除了他们两个人之外再没有第三个人,否则他们简直会像每一对坠入爱河的情侣一样,闪瞎眼又讨人嫌。

 

当热度稍稍减退,理智逐渐回笼的时候,周泽楷才意识到,刚刚他所听到的事情的重要性。他也知道,在那句简单的话背后,那份信任的重量。

“身份的事……有影响吗?”

知道周泽楷是在担心他,叶修了然地捏了捏他的手,以示安慰。

“放心,所有的比赛都是我自己打的。无论我叫叶秋还是叶修,都不会有任何改变。”

“嗯。”

周泽楷点点头,无论前辈叫叶秋还是叶修,自己的这份心情都不会有任何改变。于是他以叶修熟悉的方式,再次微笑了起来。

这是只有恋人才可能看得到的神色。

简直让人把持不住啊。叶修心道。

 


评论(4)

热度(17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