节操组

ID节操组,大家可以叫我组长。
CP:ALL叶
LOF放一些发过的旧文,每天定时发一章,肉的部分请去博客观看。
有需要的读者可以注册第十区,去丁字裤区看组长的旧文,均已完结。

[ALL叶]七夜谈(二十五)

第七夜.最终夜

像是雾气渐渐浓郁,随后凝固了一般,周泽楷抱住的一团空气,渐渐浮现出了一个人影,而且越来越清晰。

房间里一片沉默,没有一个人说话。

连一向特别聒噪的黄少天也瞠目结舌,张着嘴却发不出一个完整的音节。

所有人眼睁睁看着这无比诡异的场面,简直觉得如同置身梦境,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所见的事实。

倒是那个凭空幻化出来的人,对比起其他人来,倒是显得相当镇定,从周泽楷的臂弯里探出个头发乱糟糟的脑袋,嘴里叼着一根没有点火的烟,表情淡定又嘲讽。

他先是安抚地拍了拍周泽楷因为激动而微微有些颤抖的背脊,示意他放松一些,不要箍得太紧,然后朝其他人挥了挥手,“嗨。”他十分洋气地打了个招呼。

“你……叶修!!”

韩文清第一个反应过来,咬牙切齿地扑上去,平日里不说话就能让人交出钱包的凶悍长相,此时更是因为惊讶和愤怒显得相当的狰狞,他一把抓住叶修的肩膀,想要将人从周泽楷怀里拽出来,但奈何轮回队长抱得太紧,他大力一扯,只让叶修一个踉跄,但没有扑倒。

“轻点轻点轻点!”叶修连声叫道,反握住韩文清的手臂,借着周泽楷的搀扶站稳身体,“老韩你别激动,我可以解释!”

此时房间里的其他人也从叶修忽然出现的惊吓里回过神来,纷纷围上来,脸上表情各异,但个顶个的精彩,几乎都可以归纳为“再见到这人真是太好了”和“现在就恨不得把他撕了”的综合体,所谓“喜怒交加”,莫过于此。

“卧槽叶修你这个混蛋,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!快点解释清楚这总不能是整人游戏吧?队长他们不可能陪你一起发疯啊!瞧着老韩他们也老正经的这不科学啊!摄像头呢摄像头呢哪里装了摄像头吧!……”

黄少天重新恢复了说话的能力,噼里啪啦一串叨咕,然而因为惊吓得大了还没完全回过神来的缘故,语序和逻辑都很有些混乱。

然而还没等他说完,已经不知道被谁捂着嘴撂一边去了。很快的,叶修被众人跟押解嫌疑犯一般夹在中间,簇拥着连拉带拽弄到房间中央的大沙发上,强迫着端端正正坐在了上面。

“解释。”众人冷着脸命令道,房间里身上浓重的低气压简直快要固体化。

“我能先点根烟吗?”叶修刚刚叼在嘴里的烟早就在拉拽时掉了,他又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盒烟,熟练地抖出一根来叼上了,东张西望地找打火机。

“你别以为我不会揍你!”韩文清忍不住撸起袖子。

“呵。”叶修嘲讽地太了解这十年老对手的性格,嘴硬心软刀子口豆腐心,就算被自己气得再狠,也从来没有真拿他怎么样,对这种威胁,荣耀教科书还当真就没怕过。

这是楼冠宁已经本能地摸出自己的zippo打火机,不太熟练地给叶修点了,叶修狠狠地抽了两口,这才开口说道,“想问什么,你们说吧?”

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这段时间你到哪里去了。”喻文州问道。

“不知道哇!”叶修的语气十分坦荡荡,“我一觉醒来就在这个房间里了,连自己曾经消失过都不记得了。”

王杰希听了这话,忍不住皱起眉,摸了摸下巴,“你醒来前的最后记忆是什么?”

“我醒来的时候,根本什么都不记得了。”叶修斟酌了一下,“啊,也不能说什么也不记得,至少当时看到你们的脸,我就立刻想起你们是谁——起码你们的名字,我都还记得……”

“你从一开始就在房间里了!?”黄少天被拖到一边去,好不容易忍了一小会儿,这时已经再也憋不住了,插嘴打断了对话,“那你到底躲哪里去了?怎么其他人都没发现?”

“我一直就在这个房间里啊,”叶修伸手指了一指一张双人沙发,那张沙发就是不知道为什么,其他人都没有选择坐的那张,“只是你们似乎都看不到我而已。”说着他耸耸肩,“我和你们说过话,喝了老韩的茶,在少天耳边吹过气,还捉弄了小楼和小周,至于大眼……嗯,我捂过他的眼睛玩……”

众人脸色都有些尴尬,不仅因为自己近乎剖白的故事,被另外一个当事人全程旁听了一遍,而且还或多或少被小小的占了点便宜,实在有些不太爽。

“嗯,要我说……”叶修抬头看了看房间里的六个人,表情认真地补充道:“大家都说得挺好的,我觉得我的形象在你们的故事里都很高大。”

韩文清等人顿时都后悔起来,为什么偏偏喜欢的是这么一个不要脸的家伙。

“继续刚刚的问题,”喻文州咳了一下,清了清嗓子,把提问导回正轨,“你说你醒来以后什么都不记得了,那么,你对我说的……不,我们说的事,还有印象吗?”

叶修先是摇了摇头,“一开始就只记得你们的名字,连我自己的事都想不起来了,更别说咱那些……咳,恋爱经历了。”叶修回答,“不过,你们说着说着,我就慢慢地都想起来了。”他看了看众人的表情,“我好像真的和你们有那么点事……”

“和我们所有人!?”黄少天惊叫起来,音阶起码提高了一个八度,“怎么可能啊你会分身术吗!?和我们这里的每个人都谈过恋爱!?你怎么可能做到!”

叶修摊了摊手,“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做到的,不过我又的确想起了跟你们每个人的事……”顿了顿,他又看着炸毛的黄少天补充道:“当然,还有现在我认为我的荣耀也能打得很好,PK的话肯定能赢你的,剑圣大大。”

“谁跟你说PK的事了!等这事完了我们在PKPKPKPKPK!”黄少天差点而被嘲讽拉到仇恨,但比起竞技场上较个长短,他还有更迫切想要知道的事,“别岔开话题啊你!赶紧坦白交代了,你怎么可能跟我们每个人都谈过恋爱了!?”

“理论上是不可能的没错,”叶修回答,“但事实上,我的确记得你们每个人说的故事,就像它们真的都发生过。”

叶修的回答虽然十分诡异,但今晚发生的匪夷所思的事实在太多了,各种神展开让众人的神经已经锻炼得相当强韧,并没有对叶修的话露出多少惊讶的表情。

他们沉默地思考了一会儿,王杰希忽然开口说话了,“平行空间……”

微草的队长声音不大,但咬字很清楚,所有人都听到了他的话。

叶修眨了眨眼,对于一个十五岁就离家出走,物理常识只到初中早就连牛顿是谁都忘了个精光,更沉迷游戏从来没有那个时间精力看科幻小说的死宅来说,这个词还是比较陌生的,一时间无法将发音和汉字联系到一起,他立刻不懂就问:“什么空间?”

其他五个人倒是听懂了,但没人跟他解释,全都默契地撇开这个把他们折磨了好一番的当事人,自顾自讨论开了。

“有道理……”喻文州点了点头,“毕竟考虑到空间和时间的可能性,实在没有比这个更合理的解释了。”

“这么说,我们分别在不同的时空里,和叶修有过接触?”韩文清皱起眉,尝试让自己接受这个解释。

“我姑且猜测一下。”蓝雨的战术大师开始尝试捋顺这件事的逻辑,他说道,“我们在各自的时空中,和叶修成为了恋人,而这个时间轴,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合并成了一个时空……”说着他看了看坐在沙发上的荣耀教科书,“那么和我们每一个人都发展过关系的叶修,会不会在某种程度上,变成了……嗯,用游戏的说法,就是一个BUG?”

“所以叶修这货因为是个BUG的缘故,忽然消失了?”黄少天听了队长的分析,觉得有点道理,“难怪他忽然不见了!哪里都找不着人了,问谁都说不知道不认识,我差点都以为是我自己精神分裂得臆症了,如果他真的不再出现,搞不好要去看精神科了!”

喻文州摇头苦笑道:“这也只是我的猜测而已,没有办法证实就是这样。”他顿了顿,“如果不是今晚我的亲身经历,说出去根本没有人相信会有这种怪事吧……”

“我同意。”最先提出“平行空间”解释的王杰希接过话柄,看了看沉默不语的周泽楷,“我想周队能第一个看到叶修,也许是因为他是因为在他的时间轴里,他是最后一个和叶修分开的。”

“太不可思议了!”楼冠宁自觉在大神们面前,略有些透明,没有主动插嘴,听完其他人的分析,忍不住长长地叹了一口气,“我还以为这种故事只会出现在《世界奇妙物语》里,根本不可能出现,结果,它居然就真的就发生了。”

“假设说,”韩文清突兀地问道:“如果我们今晚没有说出自己的故事,叶修他会怎么样?”

“谁知道呢?”喻文州再次摇了摇头,“也许还是会在某个时间节点出现,或者就这么从此消失不见,就像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,这些都无法预料……”说着他又看了一眼掐了烟,专心听他们说话的叶修:“不过,我想,我们今晚的这场谈话,应该是他令他重新出现的契机……”

蓝雨的队长说完这话以后,大家再度陷入了沉默之中。

叶修看看这个,又看看那个,露出了无辜又困扰的表情,几次想开口说句话,但想想又始终略有些心虚——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心虚什么。

“无所谓。”

一直没有说话的周泽楷,居然主动打破了沉默,他的语气认真而坚定:

“前辈在,就够了。”

 

周泽楷的一句话,让所有的疑团和纠结在这一瞬间变得不再重要。

的确,在场的每一个人,都经历过痛彻心扉的失去,无论什么原因,现在这个让人又爱又恨的家伙,能够重新回到自己身边,已经是最圆满的结局。

六个人对视了一眼,在彼此的目光中,看到了和自己同样的答案。

他们十分默契一同转头,盯着沙发上的叶修,眸子里都似烧着一把暗火。

荣耀教科书打了个冷颤,本能的危机意识让他觉得现在的情况很有些不妙。

 

“说吧,”

不知谁问道:

“我们这几个,你到底打算选谁?”


评论(12)

热度(310)